+更多
专家名录
唐朱昌
唐朱昌
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复旦大学俄...
严立新
严立新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研究院副教授,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执行主...
陈浩然
陈浩然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国际刑法研究中心主任。...
何 萍
何 萍
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荷...
李小杰
李小杰
安永金融服务风险管理、咨询总监,曾任蚂蚁金服反洗钱总监,复旦大学...
周锦贤
周锦贤
周锦贤先生,香港人,广州暨南大学法律学士,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
童文俊
童文俊
高级经济师,复旦大学金融学博士,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现供职于中...
汤 俊
汤 俊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工学博士,复旦大学理论...
李 刚
李 刚
生辰:1977.7.26 籍贯:辽宁抚顺 民族:汉 党派:九三学社 职称:教授 研究...
祝亚雄
祝亚雄
祝亚雄,1974年生,浙江衢州人。浙江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博...
高增安
高增安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专事反洗钱与贸易领域的研...
顾卿华
顾卿华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现任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
转发
上传时间: 2020-01-13      浏览次数:1144次
中东区块链三大“怪”:Ripple、矿都、摇摆

来源:金色财经

 

2020年伊始,一只巨大的黑天鹅出现。

 

13日,伊朗指挥官苏莱曼尼在伊拉克被美国无人机轰炸身亡。8日,伊朗展开了对美军伊拉克基地的军事反击。

 

事件发生后,比特币吸引了全世界互联网用户的关注,其Google搜索趋势飙升了近5000%。根据谷歌趋势数据,在截至18日的7天内,关键词“伊朗比特币”的搜索量飙升了4450%

 

不只是伊朗,在整个中东地区有几个国家确实在引起注意。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巴林、黎巴嫩的一些私人和公共实体愿为新技术冒险。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也提议为穆斯林国家创建一种加密货币,以替代美元。鲁哈尼认为,穆斯林世界应该采取措施“以使自己摆脱美元和美国金融体系的统治”。

 

可以确定的是,拥有16亿新投资者的中东将成为加密货币市场的另一片热土。

 

Ripple很忙

 

在当前所有的区块链公司中,当属Ripple在中东地区布局较早。

 

2018年全球伊斯兰经济峰会上,Ripple全球基础设施创新负责人Dilip Rao表示,Ripple“正认真地计划进入中东市场”,并在迪拜开设办事处。

 

他还谈到了Ripple在中东的目标:“我们最初的重点是跨境支付,因为我们认为这是摩擦最大的地方。”他证实,Ripple已经与来自中东的近200家全球金融机构进行了签约。

 

事实证明,Ripple早已进入了中东。

 

2017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阿布扎比国民银行成为了中东地区首家利用Ripple区块链技术辅助跨境支付的银行。

 

20182月,沙特阿拉伯金融管理局(SAMA)就宣布,在与Ripple合作进行试验,以在该国的银行中使用。

 

8月中旬,科威特金融公司(KFH)宣布已成功使用xRapid发送了第一笔交易。9月,沙特阿拉伯的国家商业银行加入了RippleNet10月,科威特国家银行紧随其后,将xCurrent用于跨境支付解决方案中。

 

长期以来,中东地区一直是有兴趣采用Ripple技术的主要市场之一。

 

在最近的报道中,Ripple首席执行官Brad Garlinghouse还表示伊朗等国也是全球银行基础设施的一部分,Ripple没有理由不与伊朗合作。

 

矿都伊朗

 

伊朗,曾经是中国矿工们的梦想国。传说中人民币5分钱一度的电费,让这里成为了流着奶与蜜的应许之地。

 

2018年末,币市大跌,比特币的价格最低逼近3000美元,在国内,矿机纷纷停机,甚至被当作废铁贱卖。而电价低廉的伊朗,成为许多中国矿工最后的希望。一大批矿工前往伊朗,寻找传说中5分钱一度的电。

 

2019722日,伊朗政府经济委员会批准建立数字货币开采机制,相关企业只要获得伊朗工业部颁发的许可证,就可以合法挖矿。

 

在矿机进口上,伊朗海关总署也确定了矿机设备的税率标准。矿机被视作是一种计算设备,享受与计算机相同的税率标准。

 

有评论认为,将挖矿产业合法化,是伊朗应对美国制裁的一大手段。而伊朗官员Elyas Hazrati也表示,加密货币行业应被视为伊朗的官方产业,增加伊朗的税收和guan税收入。

 

不过,利好并没有坚持多久。

 

201984日,伊朗内阁批准并公布一项法案称,政府不会承认在伊朗境内使用加密货币进行的任何贸易活动是合法的。法案中表示,政府和银行系统不会将数字货币视为合法投标,伊朗央行也不会担保它们的价值。

 

法案表示,矿场将作为工业制造单位征税,除非他们将从数字货币出口中获得的资金返还给伊朗的经济周期。如果外国人想在经济特区建立地下采矿场,伊朗工业部将有权将权力下放给经济特区的有关部门。

 

然而,该法案还透露,在某些条件下在伊朗境内允许数字货币采矿,包括如果矿工获得伊朗工业部的批准;除了首都德黑兰以外,不要在所有省级中心30公里范围内开采;伊斯法罕中心城市适用更严格的限制。

 

之后的几个月,伊朗政府一直在打击加密货币采访业务,同时等待挖矿许可证的新立法出台。

 

11月,随着加密货币开采者所用电价计价新法规出台,伊朗向任何揭露该国非法挖掘加密货币的人提供赏金。伊朗能源部发言人在本周三表示,任何揭发使用补贴电力挖掘数字货币行为的人,将获得最高20%的赔偿,以弥补电网遭受的损失。

 

根据新规定,在伊朗消费高峰期,将禁止在国家电网外开采数字货币。

 

随着种种政策制度的出台,有分析表示伊朗加密挖矿合法化正在朝批准方向发展。援引匿名人士评论,伊朗政府需要考虑如何平衡加密挖矿的运营,以及这样做又不损害电网。如果电力消耗恒定持续,也可以建造新的发电厂以提供充足电力。

 

MiningStore CEO JP Baric也曾预测,在银行系统之外的国家,如委内瑞拉、巴西和伊朗,虽然这些国家拥有石油,但却无法向市场出售,因此它们将在未来十年开始大规模使用石油开采加密货币。

 

政策摇摆

 

虽然区块链的发展在中东地区起步晚,但好在这里的大部分国家都对区块链技术非常看重,相关的政策也十分友好。阿联酋、巴林等国家都把区块链加入国家重要发展战略之中。一些项目甚至由政府主动牵头,加速合作和发展。

 

对于数字货币,中东地区的各个国家看法不一,有的持有谨慎、排斥的态度,但大多数国家都愿意尝试,政府甚至会主动搭建监管框架,以保证行业的稳健发展。

 

伊朗政府对比特币的态度很暧昧。

 

伊朗网络空间高级委员会2017年曾宣布计划与伊朗央行合作发布一份关于加密货币的报告。但伊朗央行过后却发表声明称,它从未承认比特币是一种法定货币,并于20184月禁止国内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处理加密货币交易。

 

20199月,伊朗央行副行长在接受采访是重申交易比特币是非法的,人们要警惕推广比特币的传销网络公司的广告及营销人员,反洗钱最高委员会已经禁止在伊朗销售和购买比特币。此外他还强调,应区分加密货币的生产和交易。侧面印证了伊朗挖矿逐渐合法化的趋势。

 

事实上,禁止加密货币并不妨碍伊朗央行开发伊朗本国的加密货币。自2019年以来,伊朗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不断有消息传出。721日,伊朗央行行长赫马提表示,数字货币计划已获得政府经济委员会的批准,不久后将对此进行讨论。

 

阿联酋的区块链行业发展走在整个中东地区的前列,早在2017年就在ICO监管上做出相关规定,并将区块链加入国家战略中。

 

2019年第一季度,在加密货币融资额度上闻名世界,在区块链布局上也丝毫没有放慢脚步。今年2月,据媒体报道,阿联酋财政部将在第七届世界政府峰会上讨论该国经济中区块链和数字资产的发展问题。

 

除此之外,该国还计划在20196月前推出ICO的监管规定,或许是积极的监管态度,吸引了不少国际市场的眼光,今年2月,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humb就宣布进军阿联酋。

 

拥有 250 多万人口的卡塔尔在近几天已经禁止了加密货币交易。被禁止的加密交易服务包括法币交易、币币交易、托管以及与虚拟资产相关的金融服务。目前尚不清楚卡塔尔为何采取这一举措。

 

土耳其民族主义运动党副主席在2018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不仅提出了对加密货币市场的监管规定,而且还提到了发行一种名为土耳其币(TurkCoin)的国家加密货币的可能性。

 

巴林建立了自己在该地区的区块链先驱。最小的中东国家在吸引加密货币业务的众多举措中并没有落后。一方面,巴林中央银行已批准加密资产交易所Rain Crypto Exchange上线,并宣布与全球交易所Bittrex建立合作关系。Rain在中央银行的监督下进行了为期两年的监管沙箱程序后,收到了其节点。

 

沙特阿拉伯,埃及和科威特等其他国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的监管者起草了不同的法案,允许中央银行发布规范加密货币活动和基于区块链的金融的规则。新规则反映了从去年的镇压转向说加密货币完全不符合伊斯兰国的业务的转变。

 

    数字货币行业的发展离不开技术、人才和政策,尤其是政策因素对于一个城市、国家的行业发展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可以感受到中东地区对于区块链的热情,特别是一些海湾国家,兼备财力和政策,这放在国际市场上都很少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