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专家名录
唐朱昌
唐朱昌
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复旦大学俄...
严立新
严立新
复旦大学国际金融学院教授,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陆家嘴金...
陈浩然
陈浩然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国际刑法研究中心主任。...
何 萍
何 萍
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荷...
李小杰
李小杰
安永金融服务风险管理、咨询总监,曾任蚂蚁金服反洗钱总监,复旦大学...
周锦贤
周锦贤
周锦贤先生,香港人,广州暨南大学法律学士,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
童文俊
童文俊
高级经济师,复旦大学金融学博士,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现供职于中...
汤 俊
汤 俊
武汉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信息安全学院教授。长期专注于反洗钱/反恐...
李 刚
李 刚
生辰:1977.7.26 籍贯:辽宁抚顺 民族:汉 党派:九三学社 职称:教授 研究...
祝亚雄
祝亚雄
祝亚雄,1974年生,浙江衢州人。浙江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博...
顾卿华
顾卿华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现任安永管理咨询服务合伙...
张平
张平
工作履历:曾在国家审计署从事审计工作,是国家第一批政府审计师;曾在...
转发
上传时间: 2009-10-06      浏览次数:4646次
由陈水扁的贪婪看文强的腐败
关键字:陈水扁 腐败

   

    2009-09-26 01:15:06  dkyuelin的博客

    说起陈水扁,大陆人没一个不知道的。他在“台湾总统”的八年任期内,不仅在政治上急剧推行台独,而且经济上的贪婪几近于疯狂。7月27日,台湾特侦组检察官在吴淑珍涉及扁家弊案的辩论庭中,严词批评扁家贪婪、精心安排、巧取豪夺,请合议庭用判决告诉吴淑珍、告诉台湾人民,贪婪的最后防线就是司法。
    那么,陈水扁的贪婪,到底表现出什么特点呢?有人曾用“一个中心,七种手法”来概述。
    这“一个中心”是:在陈水扁眼中,“国家就是我家”、“国库就是我家小金库”、“官员尽是我家小爪牙”。既然如此,不拿白不拿,拿了白拿,结果当然是不拿才怪。
    这“七种手法”是:巧取豪夺;量身定制;强买强卖;中介标售;买空卖空;充当门神;强索白拿。
    可以说,陈水扁的敛财手法除了延袭台湾农村的小混混、角头、黑道、菜市场的菜虫、渔市场的渔霸的无赖行径外,陈水扁更利用手中掌握的庞大公权力,除有所谓的司法暗桩、警特爪牙甘为鹰犬外,还有台独媒体、台独邪教分子充当打手,只要陈水扁一声令下,立即倾巢而出,使出混身解数,围剿任何不听话的企业或个人,看你服还是不服。
    举个例子吧。国泰世华银行副董事长蔡镇宇关于该银行豪华保险库免费租给吴淑珍的自白,正好点出了台湾企业家在扁家权力淫威下的无奈与痛苦。他说:“如果我打电话去要钱,万一人家明天找两个人来把我关起来,我怎么说得出口?如果是你,你敢去跟她说吗?你敢向她讨吗?如果你敢跟她讨,你给我骗(闽南语:你骗我);如果你敢跟她讨,我的耳朵就割给你!那个时候人家是什么 position(地位)!现在出门,大家都说我是英雄,我当然是英雄,我差点被打死,才说我是英雄,呵、呵、呵。我实在不想讲这个,因为已经没事了,不要再牵拖下去了。”大家看看,陈水扁之贪婪,是不是已经到了十分疯狂的地步?
    从上述陈水扁疯狂的贪婪中,我们似乎看到了重庆市原司法局长、重庆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文强的影子。文强不也是靠着这些下三烂的手段成为“准亿万富豪”的吗?
    前段时间,网上有一则这样的报道,说文强在重庆最著名的旅游景点和避暑胜地之一的仙女山国家森林公园,拥有一座占地在20左右、价值在3000万左右的双栋别墅。当地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即:文强买地没有花1分钱,是武隆县一位主要领导白送的;文强建房子也没有花1分钱,是有建筑商替他免费建好的。
    这还仅是目前查实的文强8处房产中的一处。文强因严重腐败被“双规”后,办案人员从其一处住所中搜出来大量的人民币、港币、美元、英镑以及金条,价值3800万元,还有8处房产(其中4处别墅),其总资产已近9位数。
    大家想想看,文强哪来这么多的资产?仅从他为王天伦、谢才萍、陈明亮等6个黑恶势力团伙充当保护伞,就可管窥一斑的。重庆一位政界人士认为,文强既甘作一些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其收益自然不会低。显然,文强和陈水扁一样,也是在利用手中掌握的公权力,疯狂地为自己捞取不义之财。
    就贪婪而言,二者几乎不相上下,完全可以称兄道弟;但文强之腐,则更甚于陈水扁。
    据相关媒体报道,文强的罪名涉嫌三个方面:1、几千万资产来源不明;2、黑社会保护伞;3、强奸,至少5名以上。
    这三项罪名中的第三项,如果传到陈水扁的耳朵中去,一定会让陈水扁暗生闷气的。你文强算个啥东西啊,不过是重庆市公安局一个小小的常务副局长,你怎么又能捞钱,又能强奸妇女呢?哎,我堂堂一“台湾总统”,虽然已经享受了侵占、贪污公款的快感,却还没有享受过强奸妇女的快感,我这个台湾的八年“总统”也实在是白当了!
    而文强如果知道陈水扁近日在法庭上的表现,也一定会豪从胆边生的。
    他或许会这样说,别以为你陈水扁是什么“台湾总统”,就有多了不起,我虽然只是常务副局长,常务副局长又怎么啦?我是执法的警察,而且是管执法警察的警察,手中有强奸的特权。我想强奸谁,包括我的下属,谁敢说个不字?就是其他人知道了,又怎么着?一则我的保护伞会保护我,不让我强奸的丑行曝光于天下;二则我的下属会千方百计地为我掩盖,会想方设法令被奸妇女或家属忍气吞声。我还是依旧人模狗样地出现在大众的眼前,还是领导眼中的好警察。虽说我今天被“双规”了,我还是敢说:“别想通过审问从我口中获得更多的东西!你们审问我的方法,是我以前审问罪犯的方法!”而你陈水扁呢,刚听到法官延押的判决,就当场晕倒,你算个啥啊?!
    如此看来,不管是陈水扁,还是文强,他们都有着贪官共同的特征,在金钱上,都是无比地贪婪;而在贪色上,文强则比陈水扁更腐败,更无耻!
    其实,文强之腐,肯定不是冰山一角,因为这样的贪官已经占了95%的比例,不能不令人警醒和反思。怎么样铸就一道预防、遏制特权官员既贪钱、又贪色的道德防线及法律的铜墙铁壁,应该成为我们惩腐兴廉的紧要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