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专家名录
唐朱昌
唐朱昌
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首任主任,复旦大学俄...
严立新
严立新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研究院副教授,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执行主...
陈浩然
陈浩然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国际刑法研究中心主任。...
何 萍
何 萍
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荷...
李小杰
李小杰
安永金融服务风险管理、咨询总监,曾任蚂蚁金服反洗钱总监,复旦大学...
周锦贤
周锦贤
周锦贤先生,香港人,广州暨南大学法律学士,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
童文俊
童文俊
高级经济师,复旦大学金融学博士,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现供职于中...
汤 俊
汤 俊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工学博士,复旦大学理论...
李 刚
李 刚
生辰:1977.7.26 籍贯:辽宁抚顺 民族:汉 党派:九三学社 职称:教授 研究...
祝亚雄
祝亚雄
祝亚雄,1974年生,浙江衢州人。浙江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博...
高增安
高增安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专事反洗钱与贸易领域的研...
顾卿华
顾卿华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现任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
转发
上传时间: 2019-08-13      浏览次数:1159次
洗钱、出卖客户、高管辞职……深陷各种丑闻的汇丰如何度过危机?


来源:格隆汇

 

汇丰最近麻烦不断。

7月初,《金融时报》一则报道将汇丰推上风口浪尖。报道称,汇丰向美国司法部提供了一些所谓的与华为相关的证据,导致孟晚舟女士被捕。

随后,8月5日,汇丰现任CEO范宁(John Flint)突然宣布辞职,并获得董事会批准。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汇丰大中华区行政总裁黄碧娟也辞职,其日常职能暂时由中港澳三地CEO联合主持。

有传闻说,汇丰在华为事件中扮演的角色招来中方的雷霆震怒,因而不得不让高管顶罪背锅。

一时间,汇丰陷入漩涡核心。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汇丰的困境绝非始自今日。一家银行,竟然要靠出卖客户来赚钱,这是杀鸡取卵的做法。汇丰何以沦落至此,值得深思。

有罪无罪天知晓

早在今年2月的时候,英国路透社(Reuters)便报道了此事件。路透社称,汇丰为了使美国司法部免除其19亿美金的罚款,而向美方透露华为的相关资料。之后,美方以华为违反制裁规则为由,密令加拿大扣押了孟晚舟。

这一下子,激起了民愤。须知作为一家银行,对客户资料保密是基本职业道德啊,更何况是汇丰这种国际巨头。

据说,美国司法部一直在监视汇丰,那么美国司法部为什么会监视汇丰呢?

这就要涉及此前汇丰自己做的孽了。

远在2012年,汇丰因为涉嫌洗黑钱(money laundering),以及协助墨西哥和古巴毒枭走私等罪名,面临美国司法部的制裁。但念及汇丰是全球系统性重要的银行(too big to jail),美方决定网开一面。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自那时起,美方提出三大诉求,要求汇丰道歉、整改、并接受美方派“工作组”驻点指导,期限为5年。转眼就到了2017年,五年的期限已到期,但是美方对于汇丰的表现仍然不太满意。

19亿美金的罚款,汇丰哪里吃得消。于是,常年游走于各国之间灰色地带的汇丰,决定铤而走险,将华为作为“投名状”上交给美国。

根据路透社独家报道,2013年8月,孟晚舟女士向汇丰银行亚太区主管Alan Thomas通过一份英文ppt说明,华为已经将Skycom的股份卖掉,并且她本人业已不再担任Skycom董事,而华为与Skycom的关系仅为“合作伙伴”。

汇丰提交的这份ppt真实性存疑,但目前已被美国司法部认定为针对孟晚舟的主要证据之一。

蹊跷的是,2017年,在汇丰向美国透露有关华为的全部细节之后,路透社再次联系这位Alan Thomas的时候,他竟然已经神奇地“退休”了,并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汇丰、华为、美国司法部之间的这场“罗生门”剧本依然在继续,但汇丰要想全身而退恐怕已经不可能了。

汇丰百年简史

也许是基于欧洲银行家的思维传统,也许是对犹太人发财秘密的亦步亦趋的模仿,汇丰这家建立于清朝中国的银行,从第一天开始,就只想着一件事:

借钱给政府。

当时的欧洲银行业早已被一些家族财团垄断,而每个国家政府背后,都有支持他的财团。只有刚刚开始颤颤巍巍“办洋务”的大清国,仿佛一片处女地,谁掌控了这里的金融制高点,谁就控制了整个国家。

这一点上,汇丰无疑是领先的。

汇丰的创始人修打兰爵士(Thomas Sutherland),生于1834年,早年曾于P&;O(Peninsular and Oriental Steam Navigation Company)担任文员,后出人香港黄埔码头(Hong Kong and Whampoa Dock)主席。于1865年创立香港上海银行集团(Hong kong Shanghai Banking Corporate, HSBC),而“汇丰”这个古雅的名字,还是靠曾国藩的儿子曾纪泽给他取的。

最初汇丰为清政府提供贷款的利息收到15%,其中5个点拿出来打赏各路皮条买办,10个点自己落腰包,美滋滋。当时清政府的岁入是7000-8000万两银子,而支出多少也在12000万两的水平,属于赤字财政,因而关税、盐铁等收入,都要拿来抵债。

但是贪心的汇丰远不满足于此,就如汇丰的logo狮子一样,那张口永远是大张着。

当知道了广东的孙中山开始打击清政府之后,汇丰便玩起了“一手托两家”的把戏,一边给清政府贷款,一边给革命党贷款,不论哪家上了,它的收益都不少。

这种玩法在清朝灭亡之后被玩到极致,一边给执政的贷款,另一边给在野的贷款,两边押宝,永远不输。正像老舍先生茶馆里那个神神叨叨的崔久峰说的“今天张大帅打李大帅,明天王大帅打孙大帅,谁让他们打的?”

“洋人!”

而这个洋人不是别人,正是汇丰!

据统计,从1874到1890年间,汇丰一共借给了清朝2897万两白银,占了大清总借款的7成。而北洋政府与国民党时期数据不全,汇丰也应该是最大的的债主之一。

1949年,汇丰撤离上海,转战到香港。曾经矗立在北京西交民巷的汇丰银行大楼,在北京市的建设过程中被拆除。

汇丰在香港,仍然玩着与在旧中国类似的借钱生意。那时香港经济刚刚起步,资金缺乏,而手握重金的汇丰,就成了所有人必须跪舔的“主子爷”。李嘉诚生意之所以能够顺风顺水,无疑是因为与时任汇丰大班(总裁)的米高·沈弼(Michael Sandberg)结下了良好的关系。

在李嘉诚、包玉刚、以及背后的汇丰联手围攻收购九龙仓那场蛇吞象的精彩战役中,汇丰无疑是总导演与最大的赢家。而当时刚刚兴起的李嘉诚,对汇丰更是言听计从,毫不敢越雷池半步,乖乖地把手中持有的九龙仓股票让给包玉刚,使得包玉刚可以借助汇丰提供的贷款,成功吞下九龙仓这个巨人。

就这样,凭借对李嘉诚等华商的扶持,汇丰得以最终没有像怡和、太古、置地等传统老牌英资巨头一样黯然离开香港。相反,它在香港的存在感越来越强。

如果说香港有本地银行,那一定是汇丰;如果说汇丰是某个地方的本地银行,那这个地方一定是香港。最终汇丰在香港实施本地化策略,成为发钞行,并开始了零售业务,为市民中产阶层提供存款和理财服务,逐渐赢得口碑。

这些喜人变化,看似汇丰要洗白上岸了。

然而一场亚洲金融风暴,一场美国次贷危机;汇丰不仅从良失败,反而彻底被逼上了绝路。

低息路难行

自从2008年以后,不只是汇丰,其它许多家银行巨头,都持续突破行业底线,节操越来越没有。原因是低息环境下,传统存贷业务逐渐式微,以及投资收益低下;这些都使得银行不得不去接受风险。

而作为香港本地银行的汇丰,虽然近年来拼命地增加其欧洲业务,但截至2018年,仍有接近一半的营收来自亚洲(2018年)。于是香港的零利率,使得汇丰面临的压力更大。

2018年2月,在前任汇丰大班欧智华(Stuart Gulliver)卸任之际,他不无欣喜又略带忧伤地说,汇丰即将进入幸福甜蜜的时刻(lucky sweet spot)。的确,那个时候自从金融危机以来的许多重组工作接近尾声,汇丰如释重负,又可以做起旱涝保收的债主生意了。

并且那个时候,美联储加息如火如荼,曾经被压缩殆尽的存贷利差以及投资收益有望复苏,银行业终于要迎来春天了。

Gulliver志得意满,把一个花月无缺的汇丰,交给了他提携多年,视如己出的接班人John Flint,功成身退。而深陷丑闻的汇丰,他希望,如同他转身离去的背影一样,逐渐缩小在人们的视线中,淡化在人们的脑海里。

这一次,汇丰似乎又是马上就要洗白上岸了。

但是,该来的总是要来。

山雨已来

2018年3月,汇丰的股价开始下跌,而且越跌越猛,到10月的时候距离2018年初的高点已经跌去了接近三成。而桥水基金的大佬达里奥称,对此次沽空汇丰的事件负责。

当年12月,孟晚舟女士果真在加拿大被捕,不知看到这条消息的那一刻,John Flint作何感想。是不是预感到自己要为他的前任Gulliver的行为背锅了。

Gulliver留给Flint的,究竟是一个宏伟基业,还是一个难以收拾的烂摊子,又或是一个巨大的坑?

在上周一到今天,一周时间里两位高管离职,而上半年的全球降息潮,也让这家老牌银行巨头的未来,略显渺茫。尽管8月5日汇丰公布的半年利润同比增长18%,大超预期,但市场却并不买账,汇丰的股价一周累跌5个百分点。

汇丰的暴风雨,已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