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专家名录
唐朱昌
唐朱昌
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复旦...
严立新
严立新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研究院副教授,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执行主...
陈浩然
陈浩然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国际刑法研究中心主任。...
何 萍
何 萍
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荷...
李小杰
李小杰
安永金融服务风险管理、咨询总监,曾任蚂蚁金服反洗钱总监,复旦大学...
周锦贤
周锦贤
周锦贤先生,香港人,广州暨南大学法律学士,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
童文俊
童文俊
高级经济师,复旦大学金融学博士,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现供职于中...
汤 俊
汤 俊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工学博士,复旦大学理论...
李 刚
李 刚
生辰:1977.7.26 籍贯:辽宁抚顺 民族:汉 党派:九三学社 职称:教授 研究...
祝亚雄
祝亚雄
祝亚雄,1974年生,浙江衢州人。浙江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博...
高增安
高增安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专事反洗钱与贸易领域的研...
顾卿华
顾卿华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现任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
转发
上传时间: 2019-02-10      浏览次数:295次
支付行业:2018“断直连”加快 2019监管高压或仍将持续

 

来源:和讯新闻

 

支付行业作为互金领域的重要一员,在2018年经历了行业法规政策的频出,乱象的整顿,从而也规范了行业的发展。

  

2018年,支付行业“断直连”进程加速、备付金100%缴存,支付机构的利润空间也被进一步压缩,很多支付机构面临转型,或另寻出路的严峻问题。

  

此外,这一年,央行针对支付行业的罚单在数量和金额上也再创新高,体现了监管常态化的态势。而2019年,监管高压或仍将持续,反洗钱也或成监管重点。

  

“断直连”加速

  

2018年,支付行业关注最多的恐非“断直连”莫属。

  

20178月,自央行支付司下发通知要求以来,2018630日这天便成为“断直连”的最终大限。可中间由于业务协调的工作量庞大和技术等方面的种种原因,导致支付机构“断直连”进程十分缓慢。

  

直到201911日网联发布《新年献词》,才透露了目前持有网络支付牌照的115家支付机构和424家银行均已接入网联平台,而99%的市场存量跨机构业务也已完成向网联的迁移。

  

据网联2018年“双11”公布的数据,彼时支付机构和商业银行合作开展的网络支付业务,有90%以上是由网联处理的。

  

当然,除了网联的努力,中国银行(601988)、中信银行(601998)、邮储银行、光大银行(601818)、交通银行(601328)、平安银行(000001)、兴业银行(601166)、招商银行(600036)等也在2018年相继发布公告,纷纷助力“断直连”大业。

  

此外,一些支付机构包括拉卡拉、国付宝、连连支付等在内也均发布公告,宣布提前完成“断直连”。

  

至此,意味着支付行业“断直连”进程的提速。有分析人士表示:“断直联”的完成,一是各大行已经宣布切断和三方的直连,另一方面是央行要求备付金账户的取消。

  

而对于此前支付机构与银行直连的模式,网联曾表示,平台化运作容易让部分支付机构脱离央行-商业银行双层体系,在监管框架之外自成一脉,致使大量资金无从监管,容易诱发资金挪用、欺诈等违法,滋生系统风险,威胁老百姓(603883)资金安全。

  

此外,支付机构自建跨行转接清算平台,和银行多头直连,还会导致信息系统重复建设,连接成本抬升,规则标准无法统一,影响行业运行效率。

  

可见,“断直连”得以加速的2018年,也是对中国支付行业造成巨大影响的一年。

  

备付金100%集中交存

  

除了“断直连”,备付金的集中交存也备受支行行业关注。

  

2018629日,央行发布“114号文”,要求支付机构提高备付金交存比例,并在2019114日前完成100%缴存。

  

目前,包括拉卡拉、合利宝、百付宝、易智付等在内大部分支付机构已完成备付金的100%集中交存。

  

随着备付金交存的逐步完成,监管层对备付金的存管办法也进行了修改。

  

201919日,在国新办召开的发布会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会根据需要对现有的备付金管理办法做出一些修改,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随后,央行支付司司长也在发言中补充:“备付金存管和断直连直接相关,目前进展相对顺利。备付金集中在央行存管,一方面保障了清算效率,另一方面保障了备付金的安全。”

  

备付金集中交存完成后,意味着支付机构躺着赚钱的时代画上句号,支付机构面临转型的压力也再次增大。

  

罚单创新高,金额超2亿

  

2018年,支付罚单数量和金额的上涨,也表明了整个行业在这一年所面临的强监管态势。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度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开出罚单达152张。累计处罚金额达20947.6万元,处罚金额比2017年增长7倍之多。

  

除了罚单的数量之多、累计金额之大外,大额罚单也在2018年频频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包括国付宝、卡友支付、杉德支付、银盛支付等在内的多家支付机构曾收到央行下发的千万元级别的罚单。

  

其中,国付宝因违规被罚款高达4447.2万元,此罚单也成为2018年金额最大的罚单。

  

要知道,在2017年因违规被处罚的机构中,领到最大罚单的金额才仅为533.84万元,二者相比,罚款数额竟增长超过8倍。

 

除此之外,央行对支付机构的处罚次数也明显上升。2018年全年,238家持牌支付机构中有102家因违规受到央行处罚,占比42.9%

  

领到3次及以上罚单的支付机构就有11家。其中,现代金控全年被处罚7次;中汇支付被罚6次;通联支付5次。

  

反洗钱或将成监管重点

  

反观2018年,支付机构在违规类型上,反洗钱、清结算、备付金的存放、报告可疑交易、客户身份识别等是被央行监管和处罚的重点。到了2019年,央行仍是重拳出手整顿支付违规。

  

20191月份,据央行广州分行披露的罚单信息显示,光大银行广州分行等三家银行,以及易联支付、汇聚支付等六家支付机构,因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被央行作出行政处罚,罚款金额合计超1100万元。

  

面对支付监管的高压态势。易观金融中心资深分析师王蓬博曾表示,“额罚单频现的背后,反映了监管层对常态化强监管的明确态度。2019年,支付行业监管高压仍将持续。虽然开年的九张罚单里未涉及违反反洗钱等相关规定,但随着断直连等工作的深入推进和跨境支付等业务的兴起,反洗钱或将成为未来监管的重点。”

  

而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早已有多家机构因反洗钱违规被罚。九派天下支付因违反支付结算、反洗钱等规定被罚486万元;环迅支付因违反反洗钱规定被罚170万元。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互金中心主任薛洪言曾表示,“洗钱过程必然涉及到资金的转移和支付,所以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均处于反洗钱的一线阵地。针对洗钱工作,世界各国均建立了严密的监控体系和操作规程,我国第三方支付机构也已纳入反洗钱统一监管框架之中,反洗钱是支付机构合规经营的红线。”

  

201810月,央行发布《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对互金机构反洗钱和反恐融资的工作进行了明确的规范。

  

而言之,不管怎样,2018年对支付行业而言意义特殊。这一年银联云闪付破局、断直连加速、备付金集中缴存......

  

2019年也将是充满艰辛和挑战的一年,让支付行业合规发展仍将是行业主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