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专家名录
唐朱昌
唐朱昌
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复旦...
严立新
严立新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研究院副教授,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执行主...
陈浩然
陈浩然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国际刑法研究中心主任。...
何 萍
何 萍
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荷...
李小杰
李小杰
蚂蚁金服反洗钱总监,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澳大利...
周锦贤
周锦贤
周锦贤先生,香港人,广州暨南大学法律学士,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
童文俊
童文俊
高级经济师,复旦大学金融学博士,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现供职于中...
汤 俊
汤 俊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工学博士,复旦大学理论...
李 刚
李 刚
生辰:1977.7.26 籍贯:辽宁抚顺 民族:汉 党派:九三学社 职称:教授 研究...
祝亚雄
祝亚雄
祝亚雄,1974年生,浙江衢州人。浙江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博...
高增安
高增安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专事反洗钱与贸易领域的研...
顾卿华
顾卿华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现任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
转发
上传时间: 2018-06-12      浏览次数:149次
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要防范数字货币成为洗钱和非法交易工具

来源:搜狐财经


近日,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中国区块链技术创新发展论坛”上,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对区块链的金融运用发表主题演讲。他表示,应用区块链技术构建法定数字货币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货币形式,可能并不具备取代微信支付、支付宝等新型电子支付方式的绝对优势。但在金融交易场景中,数字货币最有可能成为高效率的工具。


另外,不同的国家对区块链的态度不同,中国侧重于对金融风险的防范,李礼辉强调可以从四个方面加强对虚拟金融的监管。


李礼辉称,法定数字货币采用数字化技术的货币形式,具有法定地位、国家主权背书以及发行责任主体。而虚拟货币没有合格发行责任主体,没有实体做支撑,不能称为法定数字货币,但还是会在大家认同的公有链中虚拟社区中继续流行和使用。


比如,比特币,以太币等在虚拟社区内的进行价值标记,可以通过交易平台与法定流通货币进行交易,形成交易价格,从而具备金融工具的属性。


李礼辉表示,中国央行早已启动数字货币研发,应用区块链技术构建法定数字货币,理论上可实现高效率、高透明有很多突出的长处,应该说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货币形式。


在提到虚拟金融是否会取代传统金融领域时,李礼辉表示,随着移动互联技术的发展,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电子支付方式正在占领越来越多的支付市场,传统的现金、ATM、银行卡的交易笔数不断缩减。未来研发出的数字货币取代现在正在流行的电子支付手段,取决于效率、可靠性、成本和法律四个关键要素。


李礼辉强调,“支付宝、微信等电子支付方式,安全、便捷,低成本,所以未来数字货币可能并不具备取代微信支付、支付宝等新型电子支付方式的绝对优势。但在金融交易场景中,数字货币最有可能成为高效率的工具。”


另外,李礼辉说,“虚拟货币到现在不只是虚拟社区少数人的游戏,而是平行于现实世界的广袤空间。”目前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价值和总规模不断增加,可能有投机等因素,但还要进一步分析其赖以生存的土壤。


“我认为比特币赖以生存的技术和土壤是采用去中心化,分布式结构的公有区块链。”公有链本质上属于实行自规则的自组织,通行网络共识的治理机制和发行虚拟货币的激励机制,虚拟货币是参与者认可的等价物与支付工具。


 他表示,这些赖以生存的经济土壤在很大程度上是灰黑色市场。虚拟货币交易因跨国界、无限制、可匿名等特点,成为资金非法流动的工具和投机交易的工具,成为全球“暗网市场”毒品、枪支、色情等灰黑色经济活动的“地下”可信任、“地上”难管控的支付工具。

 

对此,李礼辉表示,要加强监管方面的管控。一方面虚拟货币呈现出新的趋势,虚拟货币对法定货币世袭领域攻城略地;“公开发售代币融资”(ICO)可能影响金融稳定;“分叉币发行”(IFO)可能引发更大范围的投机。


另一方面,大国金融监管姿态发生了新变化,不同国家对虚拟金融的监管态度不同,其中有四个典型国家。


新加坡侧重于数字金融的创新试验,在“监管沙盒”机制下给予虚拟金融有限制的合规性。例如,20173月,新加坡金融监管部门给予“量子链”ICO的有条件的“无异议函”,主要条件就是禁止对新加坡本国居民发行和买卖虚拟货币


日本侧重于数字金融市场开放,对虚拟金融发展持欢迎态度。日本承认比特币为合法支付方式,要求虚拟货币交易所核查账户持有人身份和资金来源,防止洗钱,并向监管机构报告可疑交易,日本在9月份以后一直到去年年底批准十多家虚拟货币交易所。


美国更加注重与数字金融市场规范,要求ICO必须纳入监管,经过监管审批发行的coin属于证券,未经监管审批的ICO属于非法证券发行,并提出《虚拟货币业务统一监管法》草案。


而中国对于虚拟货币及数字金融发展,更侧重于金融风险的防范。去年9月,人民银行等7个部委发布公告并采取管控措施,认为ICO属于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行为,并在930日,停止三大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国内交易业务。


最后,关于虚拟金融的监管,李礼辉强调,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


第一,立制。制度建设工作应先易后难,先出台监管法规,再出台法律。立足于数字金融的可持续发展,立足于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加快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抓紧研究制定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制度,抓紧研究制定虚拟金融监管制度,导引数字金融健康发展的正确方向。


第二,固本。金融科技推动创新和进步,也必然伴生风险和隐患。金融科技的发展必须规范有序。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坚持保护投资者、存款人的根本利益,是成熟国家金融监管的底线,也是国际社会的共识


第三,穿透国内。在国内,穿透线上线下、地上地下的不同产品、渠道、机构,并区分法人、产品、渠道、市场,形成一体化、多维度审慎监管体系。 从而弥补金融监管的空白和缝隙,减少违规套利行为。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既要注重穿透市场,形成差异化竞争力,也要主动适应监管大原则,形成合规竞争力。


穿透国际。加强国际监管协调,努力与主要国家达成监管共识,建立国际监管统一标准,采取国际监管一致行动,联合研发可行的技术方案,有效管控资金在“链上地下”的跨国违法流动,维护国际金融秩序。


穿透技术,金融规章随着技术的发展而变化。


此外,李礼辉强调,我们需要区分ICO和区块链,ICO披上了区块链外衣,利用了某些区块链技术,其性质与其他形式的非法集资别无二致,理应禁止。


而区块链采用“共识算法”、“加密算法”和“智能合约”等底层核心技术,可构建信任链接器,已在参与方多、复杂性高的金融场景中表现出突出的技术优势。


同时,要深入分析比特币的价格形成机制,一是造币成本,“挖矿”成本包括电费、工资、折旧、租金和维护费;二是投机溢价。大约1000个账户持有40%的比特币,这些少数人位于食物链顶端,既能操纵市场,掌控价格;也能操纵矿工,掌控决定性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