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专家名录
唐朱昌
唐朱昌
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复旦...
严立新
严立新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研究院副教授,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执行主...
陈浩然
陈浩然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国际刑法研究中心主任。...
何 萍
何 萍
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荷...
李小杰
李小杰
蚂蚁金服反洗钱总监,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澳大利...
周锦贤
周锦贤
周锦贤先生,香港人,广州暨南大学法律学士,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
童文俊
童文俊
高级经济师,复旦大学金融学博士,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现供职于中...
汤 俊
汤 俊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工学博士,复旦大学理论...
李 刚
李 刚
生辰:1977.7.26 籍贯:辽宁抚顺 民族:汉 党派:九三学社 职称:教授 研究...
祝亚雄
祝亚雄
祝亚雄,1974年生,浙江衢州人。浙江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博...
高增安
高增安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专事反洗钱与贸易领域的研...
顾卿华
顾卿华
复旦大学中国反洗钱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现任快钱支付清算信息有限...
转发
上传时间: 2018-04-13      浏览次数:179次
金融监管协同再出“统计铁拳” 债券市场为现阶段重点目标


来源:中国经营网

 

国家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20184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全面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全面部署金融业综合统计工作。加快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是前瞻性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的迫切需要。

建立统一标准

诚如《意见》所言,目前金融业综合统计工作存在一些突出问题:“统计制度存在割裂,数据标准不统一,统计技术手段单一,数据组织分散,信息归集和使用难,共享机制不完善;交叉性金融活动、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金融控股公司等关键领域统计监测不足,风险预警数据不敏感;宏观风险统计基础较为薄弱,政策效果评估数据不充分;部分金融活动游离于金融统计体系之外,基础数据不健全等。

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苏剑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准确的金融数据能够为客观评价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效果提供依据。此前统计体系存在的诸多不足,对监管的影响其实很大,因为口径不统一,将阻碍对数据进行加总,也就无法更为精准地对宏观效应的影响进行估计。”

当前,我国金融领域仍处于风险易发高发期。科学研判系统性金融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需要质量更高、更及时有效的预警监测数据。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向记者表示,作为金融业发展的基础性工作和现代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统计是各级监管部门实行科学决策和有效管理的重要依据,是“统筹协调监管”的重要一环,也是宏观审慎监管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业统计是一个系统性工程,任重而道远。”

中国人民银行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强调,“统一标准”是推进各项工作的前提。建立金融业综合统计标准体系,对基础统计要素制定统一标准,明确分类、定义和编码规则,形成基础统计标准。“各单位新建统计标准要与基础统计标准对接;对现有统计标准要进行梳理,能与基础统计标准协调的就直接对接,暂时不能协调的,给予两年过渡期,在过渡期内实现对接,做好统计标准和制度的平稳转换。

广发证券分析师倪军认为,从国际经验来看,美国的Flow of funds统计体系比较成熟。这套金融报表体系能及时反映金融部门、企业部门、居民部门的具体资产负债结构和各项资金的来源与投向,实现对各类主体资金流的全面统计,能更全面和清晰地展示各部门杠杆率和风险结构。

缩小监管套利空间

金融机构监管套利一般出现在两个方面:其一的“监管非对称”正随着本轮国家机构改革的推进及金融监管部门间协调性的增强而逐步有效解决;另一个是监管真空,即本次《意见》的重点关注领域。

全面推进金融业综合统计,需要拿出办法解决以下问题:统计标准要先行,数据组织要集中,监测领域要完整,风险预警要前瞻,共享机制要完善;既要把握全社会金融资产负债规模、资金流向和宏观杠杆水平,又要重点解决交叉性金融活动、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金融控股公司等关键节点风险预警数据不足,还要进一步完善金融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政策效果评估数据。

事实上,近几年来,在政策层面上国家领导层多次重点强调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上海重阳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王庆在由陆家嘴金融城发展局、上海市银行同业公会、钜派投资集团等联合主办的“陆家嘴资本夜话”上坦言,过去的五六年中,中国经济维持了比较高的增长,但同时出现了一个很重要的现象——负债率、杠杆率整体水平在上升,已经接近威胁金融和经济系统稳定的阶段,在此背景下,监管层多次提出加强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

“随着金融改革开放的深化,现行的体制机制和规章制度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和挑战。一是现行的金融统计指标多而复杂,偏重于计算和汇总,尚未充分发挥对于金融运行的分析和引导作用;二是随着银行与证券、保险、基金等机构合作的深化,跨行业、跨市场、跨机构的金融活动成为常态,当前的金融统计工作已无法适应行为监管和监管信息共享的需要;三是外资金融机构将逐步成为我国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现行的金融统计标准和口径亟需同国际接轨,这也是金融业走出去、参与全球金融治理的客观要求。吴琦对记者表示。

中金公司分析师陈健恒认为,此次《意见》可视为一个里程碑,志在解决金融数据缺失和失真带来的“监管真空”,压缩政策套利空间、降低宏观金融风险,服务于以金稳会出台、银保合并为标志的金融监管协同。

债券市场成重点推进对象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强调,金融业综合统计旨在实现对所有金融机构和金融活动的全流程、全链条动态统计监测,主要包括3个部分:金融业资产负债表和金融资金流量统计,这是综合的综合,具有统领地位,能够完整展现金融业的家底”;货币信贷统计和分业机构监管统计,这部分统计内容已经较为成熟;服务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风险的统计,包括交叉性金融产品统计、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统计、金融控股公司统计、互联网金融统计等,这是需要重点补短板的内容。

王庆对记者表示,现在已经可以看到在加强金融监管、防范系统性风险方面产生的积极变化,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资产端和负债端的扩张规模迅速放缓,也就是所谓的“缩表”。另外,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多次提及了“稳杠杆”,从原来“去杠杆”到强调“稳杠杆”,而且新任的央行行长易纲再次使用了“稳杠杆”的提法,加上数据的变化,种种迹象表明我们在加强金融监管去杠杆的进程中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但是,当前我国债券市场分割现象依然相对严重。《意见》明确提出开始阶段“以债券市场统计为主要推进领域”,倪军预计,未来债券市场监管分割、基础设施机构协调性不足、数据透明度不高的现象将弱化,这意味着不同监管主体和交易场所的监管非对称现象将减少,发债主体的融资监管套利空间将收缩。

吴琦认为,《意见》针对金融统计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进行分类施策,具体要求极为明确。“金融产品统计”,重点对交叉性金融产品统计;“金融机构统计,重点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金融控股公司和地方金融组织统计;“金融领域统计,重点提出对普惠金融和绿色金融统计;“金融基础设施统计,重点针对债券市场。

广告

不过,“统计体系的推进,必然牵涉到部门利益间的协调”。苏剑认为,数据体系的统一,意味着统计体系和会计体系的统一及调整,这就要求金融体系各个分部门间透明化,有可能会导致暴露出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进而增加其推进的难度和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王景武就曾建议赋予人民银行对全口径金融数据进行收集、调查、分析和执法检查的职能。“国际金融危机后主要国家和国际金融组织积极应对统计信息缺口,主要措施之一就是制订或修改相关法律法规,加强对金融风险跨境、跨市场、跨机构传染的防范与监测,改进金融机构信息披露,提高金融市场透明度。”

倪军认为,未来不同金融部门同类型业务的监管标准会趋同,如债权类业务会趋近于银行风险资产管理,资管类业务会趋近于基金监管,货币基金会趋近于银行负债管理。